猫猫狗狗踩踩踩

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很久之前有人问过我,你期待怎样的生活,那时候我还会忧桑的带着杀马特文艺少年独有的气质告诉她,我想成为一名作家,别大笑,我是说真的,但是很久之后我充分了解自己之后我发现,我是个急性子,所以我无法在没有精神储备的情况下熬过作家瓶颈期,而且我的粗俗不堪让我的的知心朋友少到可怜,天真的时候我还在想,为什么我要这样委屈求全,这样低三下四,却没有人愿意接纳这样的我呢,我真的差到无药可救吗?事实我就是无药可救,我无法拒绝,无法当面指责别人,我害怕得罪别人,我学会迎合那些我并不感兴趣的话题,所以有同样兴趣的人出现的时候我会觉得无与伦比的开心,然而这些人也是最早离我而去的,初一时候我跟同桌自习课玩游戏被班长当着全班面骂,羞耻心不要太重,当时我心极不平衡,为什么只骂我一个,亏我平时还很帮他忙,看到同桌得意的嘴脸,气愤的我就口不择言的说了“明明你也玩了,为什么只说我如果XXX(他喜欢的女生)也是这种情况呢,你还说是她错吗”可惜我没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他沉默地说了,错了就是错了,即使是XX,我也会直说,但是我并没有学会这样的面对,我还是像个胆小鬼一样,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无数次想要改变,无数次被懒惰的自己打败,像是掩盖着自己所有的卑鄙无耻,强烈的想要找到理由说服自己,没看到我的好不跟我做朋友是他们不好,不关心我是他们不好,我对你这么好,你却浪费我的好,是你不对,我做不到不信因为我能力不够,是他们没眼光,为什么我可以在一面纠结,一面无能为力的说服自己中,走到现在,为什么我不能承认这只是借口,只是因为自己不够好不优秀呢?为什么不进行心理拷问,鞭笞自己不要像傻瓜一样,一辈子碌碌无为呢?我说我想要平淡的生活,错的,如果可以光彩夺目,为什么我会甘于平凡,只是因为我懦弱,不敢追求,害怕失败,自尊心重,想要做就去做,没有什么不可以,抱着空口白话做着与自己言论完全不符合的事,随意点评鄙视别人,显得自己低下无知,我为什么要成为这个样子,我无法看到更广袤的天地,我被自己假意心宽的想法束缚成一个不能向上,对什么都没有激情无法坚持到底的平凡人,最初天才跟蠢才并没有明显分界,可是各种各样的理由经历成就了天才,也同样成就了蠢才,蠢才无法认知到自己的鄙薄,而天才在反省中寻找自己的定义。如果是我,我会会怎么样呢?是继续成为一名蠢才,还是像我愿意的那样,走上另一个人生高度。人们总是说带着成熟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尽管如此仍然避免不了我们的上帝视角,主观意念,我不能要让世界变成我期待的样子,但这是让我生存的世界,我要成长为这个世界需要的样子,人生有很多阶段,人们接受痛苦,失败,开心,伤心,乐观,消极各种不一样的心情,从中启发自己。很早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和我一起骑自行车车出去玩丢了她的自行车,回去的路上她就把背靠在我的背上,唉声叹气怎么跟她妈交代之类,我却只能感受那份无奈的心情,手足无措无法选择正确的语言去安慰她,这个人在依赖我,说点什么啊,你不是很能说吗?最终我还是只说了记不清的类似敷衍的话,沉默着载她回了家,我开不了口,我无法将你们的悲伤承载化为及时需要的语言,那让我觉得我自己很矫情,有多少人因为第一年的冷漠而疏远,有多少人因为得不到给予的关怀而离开,我不想记得,但是那时候我学会选择讲一些开心的话,让你我在一起的时候是微笑的,但是越来越多的笑容送出去,我却怨恨我没有得到同样的回报,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然而你在乎的并不一定是对方也在乎的,所以我报复性的选择了远离,我想,我先离开也许你就会意识到我的好挽留我了吧,结果又是失败!到这一步,我不明白我是哪里出了错,我在天平的这一端不停的沉下去,没有人拉我,或许是我脾气差,或许的厌烦了我无休止的不分场合的搞怪,总之,痛苦永远的留了下来,不能够这样下去,我下了决心,我舍弃这些岁月长河来来去去的人们,走上了独行的道路,我不停的告诉自己我一个人也可以,我并不是想讲我多么不幸,自己多么无耻,在博取同情,我只是希望面对自己真正的过去,然后重新开始塑造一个优秀的自己,以更成熟的姿态来改变所有我不满意的现状,我并不需要可怜,我哥说你为什么需要别人可怜你给你需要的温柔,这是一种蔑视,世界是充满悲剧色彩的,我选择高考的时候,我得到了新的东西,也失去了某些原本的东西,曾有人说我在嫉妒,我怦然大怒,说对了,没错我嫉妒,这是人类原始的感情,我不止嫉妒我还愤怒,小时候我真是烦死了妈妈将我跟叔叔家的妹妹比较,我满脑子只剩下我要逃离,如愿以偿我高中与她们分开了,然后我走入了一个我不能适应的完全陌生的世界,我全然不能记起自己最初的欣喜,只剩下孤独酸涩的心情,那时候我的军训时被同班的一个训斥,自己就不能忍耐的边站边哭,并没有很委屈,但是我就是忍不住,我只好到彦朋那里安静午睡得到我的那一面安宁,当然分班后这种情况下降了许多,有了同校认识的人,我的 安全感多了不少,开始开朗起来。人的记忆是什么时候开始消失的呢?是放下的时候吧,所以我大概一辈子也放不下执念,到现在我还是这个样子没有改变,不停的抱怨,希望得到认同,像小狗期待得到主人夸奖一样,在某个时期我希望得到父母的安慰跟支持,大多数时候我妈是安慰我的,但是只有我哭着说没考好希望得到我妈谅解的时候,我妈总是会说你哭什么哭,你为什么要哭着跟我说没考好,你为什么不考好,哭有用吗,那时候我十分不理解,为什么她不安慰我,没有得到期待的事情,高三我变成了神经病,大哭大笑大闹的神经病,许多情节我记不清了,不过可以算黑历史了,现在想想不是什么值得哭泣的事情,人期待的往往与自己得到的相反,我妈希望我是一个独立坚强的人,我努力成为独立坚强的人,现在我希望我自己成为一个独立坚强的人,我的人生应该是丰富多彩的,我今年21岁,没有大起大落,只有平淡的不敢追求,我的最后应该是这样的,别人不对我好,我就不能对别人好了吗,没人对我温柔我就不能对别人温柔了吗,曾经背叛我的也只是让自己的行为变得不高尚,我并不高尚,并不完美,甚至很愚蠢,但我要努力让自己高尚,要让自己完美,要有话直说,不任性,冷静的选择让自己优秀的道路,没有得到只是因为我并没有付出别人的努力,不怨天尤人,不随便感动不分是非,去更广阔的天地,得到真正的解放,没有人会因为你的太优秀而不敢接触,多的只是觉得你的优秀配得起更好的,我想成为那样的人,我不想逃避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