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狗狗踩踩踩

B站有个大能剪了尊礼的视频,真的好喜欢这个歌代入的意境啊(*^ワ^*)

第一章 聚会

以后再彻底大修吧

“喂”程嘉楠迷茫的抓起扔在床头的电话“程嘉楠”对面田晓晓的声音炸过来,程嘉楠一半的睡意都没了,“啊!晓晓”有气无力的接着田晓晓电话“什么事”“你居然还敢问什么事”程嘉楠觉得自己在这边都能看到对方的怒气具现化了“说好的六点到京銮酒店,现在都七点半了,明明昨天都提醒你好几回了,你现在居然给我迟到一个半小时”“昨天熬夜太累了,忘了”程嘉楠迟钝的又给田晓晓的怒火浇了一层油,田晓晓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还是忍不住提高了嗓门“给你半个小时时间,还不到,你就给我下地狱去吧”,听到田晓晓下的最后通牒,程嘉楠无奈的扯了扯乱糟糟的头发,以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随便梳了梳昨天熬夜压弯的头发,穿上了平常很少穿的长裙与自己最不擅长的高跟鞋,出了门。结果等到了京銮酒店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田晓晓告诉她的房间号自己已然忘的一干二净,没办法的程嘉楠只好待在门口给田晓晓打电话“喂,晓晓啊!我忘了房间地点了,嘿嘿”试图傻笑混过去的程嘉楠毫无疑问得到了田晓晓的又一顿炮轰,不过好在对方还记得正经事,拿到房间号的程嘉楠不急不慢的走上了楼,推门后迎接她的却是一片寂静,程嘉楠走出门再三确认后,淡定的告诉自己没有错,但是依然杵在门口没有动,临近边角的一位男同学看不下去的拉了拉程嘉楠的袖子“程同学,田晓晓同学一来就被苏格拉走了,你要不要先坐下”,男同学带着一口敬畏的口气,与略微熟悉的口音,程嘉楠低下头仔细看了看,觉得自己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但对方却知道自己,在心里粗粗过滤了下,确信了没有错,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开始玩手机。只是等了许久面前依旧是一片寂静,也并没有上菜之类的声音,在内心犯嘀咕的程嘉楠只好抬头扫视起四周来,虽然知道这是同学会,碰到熟人很正常,但是当自己看到斜对角坐着的洛近齐跟纪姝媛时还是咯噔一下,心沉了下去,真是久违了呢,洛近齐好像更帅了,纪姝媛也更加漂亮了,一身浅紫色奢华小礼服衬得洁白的脸庞温柔如水,与洛近齐坐在一起犹如交相辉映的日月,般配的让人刺眼,要是我,也会选她吧,程嘉楠在心里定义,而看到程嘉楠目光对面的纪姝媛朝着程嘉楠暧昧的笑了笑,没有说话,洛近齐则是一副面瘫样,给人一副正在生气的表情,只是却温柔的帮纪姝媛理了理头发,程嘉楠想“真是温柔呐,但是,不是我的呢!”瞥了一眼就没敢再看,专注的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机了,因此也错过了洛近齐看到程嘉楠低头后越来越黑的脸,气氛似乎越来越僵,陷入这种尴尬境地的主办者好像也没想到程嘉楠的影响力这么大,时隔多年还能掀起腥风血雨,让整个班级都随她波动,为了解救这令人难受的情景,单秋雨只好没话找话“哈哈,这么多年大家都没见,不如来说说这些年大家过得怎么样吧!”刚说完,田晓晓就气冲冲的推门进来,脸上还带着不知道是娇羞还是愤怒的红晕,后面则是一副饱食状态的苏格,“什么情况”田晓晓不明情况却解救了尴尬中的主办人,田晓晓进来后的气氛明显热烈起来,大家也不再拘束的开始畅谈,田晓晓一屁股厥在程嘉楠座位旁也不顾旁人,大口喝水起来,苏格也带着轻松劲坐在了田晓晓旁边,“多年未见的久别重逢的久旱逢甘露?”程嘉楠带着笑的望着苏格,田晓晓则一副嫌弃的表情“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苏格看着田晓晓宠溺的笑了笑,没说话,程嘉楠看着这黏糊劲也知道和好了,刚准备再打开手机玩先前中断的游戏,猛地被田晓晓拍了下“那俩怎么在?”恶狠狠得仿佛抢了她零食的样子,“不知道”“不知道,你给我正经点,你个蠢子”田晓晓看着程嘉楠不争气的样子,拍死她的心都有了,瞪着身边的苏格“你这洛近齐是准备把程嘉楠心剜透吗?嫌不够”,苏格苦闷的瞅了田晓晓一眼“怪我喽?”卖萌让田晓晓脑袋一阵一阵儿疼,抓着程嘉楠好一通训诫“不准犯傻,不准犯二,不准卖蠢,不准傻了吧唧贴着他”,其他程嘉楠都当没听见,只有最后一句直直的戳着程嘉楠,伴随着心疼的是那些像洪水一样的困扰着她的记忆,抽不掉,割不断,一段时间折腾她一番,平息不下来的汹涌的痛,程嘉楠觉得自己眼睛很痛,要不怎么会觉得想流泪呢?明明都说没有关系了的,“没事啊!没事啦”扯着笑容安抚着田晓晓,看到对方一副不放在心上的表情,田晓晓觉得自己头更疼了,“啊!怎么还不上菜啊,肚子饿了,好饿,晓~晓~”程嘉楠生硬的转换着话题,“唉”田晓晓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主办方的单秋雨,带着烦躁的口气问“怎么还不上菜”,被突然发问的单秋雨慌慌张张地回答“我们的菜全部是比较难做的招牌菜,而且今天大厨请假了,所以比较慢”“啊,真是,来之前都不打听好的”田晓晓抱怨着,一旁的苏格却不知道想到什么似的,腆着笑如同泛了光的油皮狐狸“不如在上菜前我们来玩游戏吧!国王游戏”,田晓晓惊诧地望着苏格“你要干什么”,原谅田晓晓这样惊讶苏格的提议,很久之前认识苏格的时候觉得对方简直好的不得了,后来和他玩了一局国王游戏后,三观都颠覆的只剩下卧槽了,这就跟你可以选择到来的事件,却无法认识事件的结

古装小练笔

炎热的天气,身体四处被蒸发着叫嚣着水的行人纷纷扑向这片官道的唯一的茶肆,房顶是破破烂烂的稻草,茶水也是一般的河水煮开的,却在这样的天气让人有种重新活过来的生机,喝足了的行人便是围在一桌谈着乡里乡外的趣事,说的兴起了,还会猛击桌子,而后又在大家鄙夷的眼神弱弱地息了腔调,摸摸鼻子不慎在意的继续下一个话题去了,突然一个穿着淡黄印着墨的大马褂的大汉站起来向着角落一位摇着折扇的公子走去“这不是四殿宫的柳存非公子啊,这次也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 柳存非看了大汉一眼,摇扇的手没停,却是嘴角带着笑以一股带着阴邪的腔调嗤嗤的低笑着,给人一种地狱来的阴冷感“你是在问我,你还不够格,叫你家墨瑞棋少主来说我或许看在你们少主面上勉强给你留个活路”这时摇扇的手停了下,又再度扇了起来,不懂行的人或许只会以为他累了顿了下手,实际是柳存非以极快的速度将扇骨底部的凸槽按了下,甩了大汉一巴掌,速度快的四喜也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残影,四喜吞了吞口水心里暗叹“墨景阁与四殿宫不和是江湖人尽皆知的事,但是这么光天化日还真是少见啊”随即咧了咧嘴,露出一抹奸笑“看来这次武林群雄会有事要发生啊!嘿嘿,可恶的大哥还不让我出来,这次我绝对要让他后悔,哈哈”柳存非此时显然也注意到了另一边角落的白四喜,不过不曾再有动作,只是看着四喜一身粗布装撇了下嘴“哪里的粗使丫头,不像话”嫌弃的偏过了头没错在茶寮的正是一个月前逃家的白马山庄的白四喜,说起白马山庄,咱们得来扒一扒这江湖的事,从这二十年前说起

如果小静变成了女孩子

虽然是个奇怪的脑补,但是我还是恬不知耻的发上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就是不想弄论文,烦死了,今天我准备熬到两点!!!!!真想给这学期的老师灌辣椒水

深夜静临来一发

如果临也做了一个小静变成了女孩子的噩梦,梦中小静吧唧着嘴向临也告白了。

第二天他去找新罗,看看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毒,结果碰到了真的变成了女孩子的小静。

  但是秉承着小静就是小静(;`O´)o就算变成了女孩子,小静也还是怪物的想法,临也毫不犹豫的掏出了刀子。

小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女孩子,马上打电话给新罗,结果弟弟说姐姐也不错,于是自己就坦然接受了(什么鬼)

平和岛第一次有想死的冲动,后来又觉得这一定是临也的错,决心出门找他麻烦。
结果被幽强行换上了女孩子的衣服,(新罗夸她身材好(✪▽✪),他还蜜汁脸红了)什么鬼!!!

从新罗家出来刚好遇到了临也,虽然临也看着她眼神略微妙,但还是没有任何想法掏出了小刀,

静雄对于临也这一点很是欣慰,毕竟来的一路上有猜测他身份的,还有调戏搭讪的,都被自己用暴力重新体验了下美好的青春。

但是随即又不可遏制的愤怒了(这货对女孩子下手一点都不留情不手软)后来,临也还是停手了

因为


静雄他来了大!姨!妈!新罗(这个梗可以玩一年),想掏出烟来静静,结果烟被弟弟以女孩子不能粗鲁的抽烟为理由拿走了,无法控制身下血流成河的静雄狠狠瞪向了没事人一样的临也(并不,只是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最后临也无可奈何的把外套借给了静雄使用,顺便去帮她买姨妈巾了

后来碰上了狩泽围观党,狩泽表示今天一天不能再幸福,至于狩泽为什么知道小静性转了,可参见隔壁新罗的日常

最后对占tag说声抱歉,我是无所事事又不想写文,只好脑补拯救世界的神经病(*`Ω´*)v

这只是个脑洞

先对占tag道歉,不知道为什么发了三遍都没发上来,第四次发了,心如死水

钻A 御幸是催稿小能手,自从碰上了泽村后一直在作死,从未被超越

降谷跟泽村是邻居,御幸最初负责降谷,而克里斯前辈负责泽村,每天看到泽村跟克里斯前辈同进同出,御幸有了恍惚的微妙感

仓持前辈是泽村的室友,但是意外的每次都按时交稿,因为负责人是亮桑(黑),我不会说伊佐敷前辈意外的很少女心,哲队催稿只需一盘将棋搞定♬(ノ゜∇゜)ノ♩

降谷与泽村为同期漫画家,降谷的作品总是比泽村多卖几本,我才不会说是因为降谷在每一格的漫画里都加了个白熊(并不),其实主要原因是因为小春是书店店员,吸引了众多女性买家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而泽村的作品总是被各大糙汉子竞相购买,原因是从中了自己当年热血的青春哈哈哈哈哈

降谷出道是源于一次考试,无聊的他在自己的考卷上画了一对白熊的故事,而被当时任教的片冈看到,推荐给了角川书店,而名为白熊的故事也曾被女性抢购一空,当时负责降谷的是宫内前辈,但是由于这货总是画白熊(ー_ー)!!(除了男女主不长着白熊的脸),宫内前辈忍无可忍最后拂袖而去,后来御幸接任后对降谷再三强调后不能总画白熊,结果,新出版的漫画,降谷让白熊成了男主,拆散了男女主角,不过意外的大卖了!噗!除此之外,降谷的女主角是小春为原型,最后御幸只好放弃了让降谷放弃白熊的执念,改让他把白熊画成挂件

对于泽村,作为同期出道的他虽然热爱漫画,却没画过漫画,有一次打棒球受伤,在医院碰到了一对恩爱的老人夫妇,被感动了,决定为他们画一部漫画来帮助老奶奶筹款,这部漫画由于改编自真实故事而让泽村意外的火了起来,被小礼(其实是泽村毕业考挂了)打包扔到了角川,但是自此以后,泽村的画总是元气满满的男主角跟腹黑妖邪的女主角,明明是男女,却硬让人感受到了不得不说的*情,泽村的女粉丝为了*情而去,男粉丝为了热血而去,虽然剧情大多是男女主去打棒球,男主车子丢了,女主把男主载回家等无厘头,(被御幸骂了不知道多少次),但还是有一大波女粉丝,御幸表示最近的女生理解不能

仓持前辈的漫画风是黑道极意风,女主是泽村的原型,男主是御幸

这些人中只有伊佐敷前辈的画风最正常,是甜蜜蜜的少女风,意外反差萌。

川上虽然是平淡的日常画风,但是总是在剧情转折点,莫名其妙的拯救世界,御幸表示,审稿心好塞,克里斯前辈救命

成宫鸣的男主是傲娇系喜欢欺负女主角,多田野表示这人的漫画男主跟他本人一样可恶

这些人脑洞都突破天际了,金丸东条以及真田雷士是出版部的,然后帝东是印刷厂的,角川的每年年度销量总是输给成宫,让御幸很郁闷,不过泽村跟降谷来了后改善了这种情况,但仍存在差距。最后年度出版的刊物是漫画家集刊,由他们集体执笔,名曰钻石BD,终于打败了成宫 哈哈哈哈呵呵哈哈

泽村降谷跟小春一起出门结果泽村被降谷天然秀了一脸,三人一起吃蛋糕,小春沾到了嘴边,降谷用手抹掉了放进嘴里,结果是泽村反应大的从凳子上掉了下来(因为御幸才干过这事),泽村一脸羞涩的记下了这个少女漫画的梗,第二天画在了漫画中,结果因为天然呆恋爱太痛苦,他的剧本到最后男女主都没有kiss,而且泽村还在新出版的书上特别标明这是纯爱,所以没有亲亲,御幸笑昏在厕所

终于知道自己的文缺少什么了,原来是我不会写风景过渡啊!残酷,这样的话,我永远都没办法完整的将我的世界表现出来啦!这样也好哈哈